乡村版“科技少年”!中国不能忽视的这批10后

作者:杏耀平台官网公司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9-10-19 17:48
【内容提要】引言:10月,2019年诺贝尔科学奖、化学奖、医学奖……陆续揭晓。但中国科学家似乎依然与诺奖无缘。科技部原部长徐冠华直言不讳:“中国诺奖的缺乏正是映射了中国

引言:10月,2019年诺贝尔科学奖、化学奖、医学奖……陆续揭晓。但中国科学家似乎依然与诺奖无缘。科技部原部长徐冠华直言不讳:“中国诺奖的缺乏正是映射了中国原始创新能力的薄弱!”

10月17日是国际灭贫日,也是中国扶贫日。“扶贫扶智”!近年,中国已把发展教育扶贫作为脱贫攻坚的治本之计。乡村孩子距离现代科技有多远?有无必要培养他们的科技创新能力和素养?而这需要多大的合力与耐力?

“我们小组做的牛羊计数器,厉害吧!”几天前,云南昆明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一所小学的科技课上,六年级小姑娘韩晨晔(音)得意地向同学展示团队的小发明。

朋友圈到底会有多少点赞?云南德宏陇把镇中心小学校长代玲和队友几经波折组装“月球车”,终于动起来了!几乎同时,昆明一个“校长科技素养培训”上,189个乡村校长满头大汗PK。

80年前,西南联大,金色阳光透过教室窗棂照亮了一张张书桌。大师激扬文字,将中国崛起的信念深刻在一批热血青年的心中。

80年后,秋日昆明,一个新计划似乎又将老师和学生连在一起。紧张、兴奋、激动……“科技”当今中国的热词,也是他们最热切的一个期待。

10月中旬,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和中国平安共同举办“AI不孤读——青少年科技素养提升计划云南启动仪式暨校长科技素养培训”在昆明启动。

乡村10后,未来会给中国带来多少“奇迹”?有些力量相信,一定会有很多!

乡村10后的“黑科技” 不服不行

寻甸这所小学下午的科技课有点不一样,教室里很多远道而来的老师和专家张大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韩晨晔(音)。

不过,这个小女生并不慌张,“一个循线模块和计数器连在一起,再加上一块电池和一拖三模块,就可以牛羊计数了。”

“牧民提供给我们很多牛羊肉,所以我想替牧民减轻一点烦恼。”韩晨晔(音)亲眼见过云南大草原上牧民放牧的情景,所以小组7个同学有了这个创意。

而孩子们对外部世界期待的那股子劲,更不用说。

韩晨晔(音)想看机器人、想看嫦娥一号;班上的赖思成(音),最喜欢稀奇古怪东西,这个一笑露出两个虎牙的男孩,知道5G,也知道藏着很多黑科技的大兴机场,想尝试坐一次磁悬浮列车;“如果有机会出去,我想去看看无人驾驶到底有没有人!”自从电视上看到新闻,腼腆的女生潘坤燕(音)就有了梦想。

之后,帅气的老师给孩子们布置了新任务:搭建小汽车!教室里立即又像开水沸腾起来!

其实,这节课的老师,同样有点特别。

李彤,昆明师范大学附属云南七彩小学的教学名师,这次受邀给这所小学上一节《搭建小汽车》观摩课,采用的正是提升计划中提供的新教材和实验包。

乡村少年对科技的热情和“黑科技”,让李彤不服不行。

大理州云龙县诺邓镇是大理州较为偏远的一个镇,“学校少年宫活动,有书法组、舞蹈组、足球组……我负责科技组,我的组报得学生太多,四五十个吧,有些兴趣小组只有两三个……”诺邓镇九年制学校校长杨志勇忍不住偷笑。

为啥偷笑,因为他的学校真有“宝藏孩子”!

每个星期学校要升旗,结束要固定旗帜的绳子。主席台下好几千的老师同学就要干巴巴等着。手动固定一旦慢,就会耽误大家的时间。

而一个喜欢小发明的白族孩子出手,只设计了一个卡扣来固定。难题,几秒搞定!

几年前,校长代玲从上海学习回来,云南德宏陇把镇中心小学仿照上海学校设立了科技节。孩子们第一年交想象画、想象作文,第二年交的作业就变成了带电的设计……

“我上课我特别喜欢上农村孩子的课。他们的眼睛是发亮的,他们脸是红的,举起手来,桌子蹬得咚咚响。”校长培训课上,南昌示范附属实验小学名师黄宗论老师给校长明示,“他们都是宝藏孩子,都会是科技少年。”

189个乡村校长的困惑与希望

“云南是全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旭甸盖房子的石头都是化石,西双版纳的蝴蝶最大最美,禄丰的恐龙化石丰富又独特,全世界的人都跑来云南研究,而我们云南的孩子呢?连一个种子发芽的实验都没有!”校长培训会上,云南省科学教育研究院教研员席学荣面对来自云南14个州市57个县的189位校长,直接吐槽!

刚来校时,诺邓镇九年制学校校长杨志勇发现,小学部的科技课被边缘,“不被重视,基本都是老的或没能力的老师带,很多活动都没开展。”

“老师大部分都是兼职,没有专职!”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中枢镇逸圃小学校长唐丽萍坦言,即便上课,老师按部就班讲授为主。

不专业就会有“小意外”,唐丽萍就撞见过。

老师按照实验步骤操作,但结果却和教材不一样。有孩子发现了问题,并追问!

“这个问题我怎么没想过,学生都想到了!”一边想着这个学生真不错,兼职的老师一边还要讲下去,真得忍不住要说,“我太难了!”

红河州泸西县中枢镇换来小学校长赵永富自己带过科学课,“要积累很多有关科学方面的知识,老师具备专业素养是必须的!”

同时,一些学校科学实验器材较少,学生却较多,因此教室演示多分组实验少。

“实验内容不同,实验器材要求也不同,器材应跟进实验。不过,如果采用生活中的材料,学生一定感兴趣,”唐丽萍一边举例一边比划,“例如种子发芽,水稻、小麦、红豆、蚕豆,农村孩子家里都有,现在老师都会提前说,你去家里边砸一颗哈!”

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蒙姑镇拖坑苗圃希望小学地处大山深处,大部分孩子十一二岁了,连县城都没去过。校长李万松统计过,出去过的孩子基本一个班不会超过三个人!

留守儿童、外出机会太少、几乎没参观过科技场所……培训班上,189位校长道出了身边大部分孩子的境遇。

“好些学生到初中毕业,天天吃大米饭都没看过水稻!虽然,农村孩子接触大自然机会多,但随着社会发展,好多父母不再让他们去放牛、挖地。”诺邓镇九年制学校校长杨志勇认为这对孩子的人生是一种损失!

校长们与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北京)现场连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