蟠虬社区的美丽人生

作者:杏耀平台官网公司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9-11-17 13:08
【内容提要】蟠虬社区的美丽人生

蟠虬社区的美丽人生

 
美滋滋长者食。  
 

蟠虬社区的美丽人生

 
闹腾腾捧挥春。  
 

甜蜜蜜

使人民 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蟠虬社区的老人们   

严立强:68岁,在蟠虬街居住了26年,住在没有电梯的8层楼上,每天下楼接9岁的孙子放学,苦不堪言。加装电梯后天天下楼散步。

黄惠冰:严立强在7楼的邻居,57岁,她和老严都是这次加装电梯的居民代表和召集人。

杨  有:90岁老人,每天早上8时都会到社区老年日托中心报到。

蒋燕兮:76岁老人,金花街政务服务中心的小伙子为她解决了办证难的问题,老人一直心存感激。

广州土生土长的严立强老人住在老城区——荔湾区金花街道蟠虬社区,这里曾经是西关大屋林立、十三行商贾聚居的片区;在改革开放之初,率先变成了九层的小洋房,继续领全城之风。如今,大型花园社区在周边如春笋般出现,摩天大楼处处拔地而起, 而蟠虬社区的建筑却越来越老,健身、娱乐、绿化等小区配套设施比不上新型社区,八九层的老楼还没有电梯……这些问题,不仅为老严等当地居民所关注,也是当地各级党委、政府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广州市有千万人口,像老严这样居住在老旧城区的人口数百万计,他们希望自己生活的环境能够更舒适美好。如何把“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落在实处,需要从社区做起,让居民在家门口就能有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蟠虬社区的做法值得借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龙锟、曾卫康

实习生胡心仪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骆昌威

1

加装电梯

老人买到最新鲜的鱼

目前,蟠虬社区已经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常住居民4754人,其中60岁以上老人1003人,已经占常住居民人数的21%。

在此生活了20年以上的居民不在少数。蟠虬社区共有9层以下楼房52栋,均为20年以上楼龄的旧式楼梯房。上下楼的艰辛,已经成为阻碍美好生活的巨大障碍。

今年68岁的严立强在蟠虬街92号楼居住了26年,2008年借着儿子结婚的机会,把位于8楼的两居室装修了一遍,想一辈子住下去。“没想过搬走,我的原则是‘三近’,要离市场(西华菜市场)、医院(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公园(流花湖公园)近,如果说加上地铁口(陈家祠地铁站),那就是四近了。周边没有比这里更舒适的地方!”

尽管周边的配套非常完善,这些年里,一场大迁移却发生在他所生活的楼宇里,老邻居和老同事一个个搬走了。“对面8楼,7楼,6楼都走了,5楼老人租了给别人,整栋楼16户,走了7户。”严立强说。

“家里过年买盘大桔,请人搬到八楼起码要50元以上”。严立强又何尝不辛苦,每天都接9岁的孙子放学,替孙子背着越来越沉重的书包,每次爬楼都是一次煎熬,他时常感叹:“现在的小孩,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书!”

老伴去买菜,走到三楼四楼就要休息一下再走,要分两次走上来。广州人吃东西讲究食材的新鲜,他讲究不了,爬楼梯的日子里,每天上午买一次菜,下午就不下去了。

“别人劝我搬,说两房一厅太小,说没电梯,再过一两年我们就七十岁了,随时都有可能要去医院,所以真的不想搬,虽然捱得很辛苦。”严立强说。

“我们要加装电梯了,这是我最大的梦想”,2015年5月开始,严立强就为所在楼宇加装电梯的事情奔走,“找工程队问加装电梯价格,找规划局等职能部门询问如何办证,找居户协商电梯加装方案……”

2016年11月,经过多次业主之间的协商,规划部门快速审批,蟠虬街92号终于装上了电梯。

去年8月,广州市荔湾区启动“百梯万人”旧楼宇加装电梯工作,推出了全市首个旧楼加装电梯补贴政策,建成旧楼加装电梯展示中心,按加装一台电梯补助10万元的原则,制定财政补助实施方案,预计为区内500栋旧楼加装电梯提供补贴。

这些举措大大加快了老城区旧楼加装的步伐。老严所在的街道旧楼加装电梯已完成22座,9座电梯正建,另有8座电梯报建或公示。去年12月7日的央视新闻联播对蟠虬社区等旧楼加装电梯情况进行了报道。

如今严立强老人每天都会去流花湖公园散步。现在老伴可以下午4点再去一趟菜市场,他们的餐桌上出现了更新鲜的鱼虾。

2

参与议事

居民们有了归属感

“获得感”这个词的流行,源于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上的讲话,要让人民群众在改革和发展中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

像严立强如此期盼电梯的老人很多,把上下楼从煎熬变成享受,电梯带来的“获得感”和“幸福感”远不止如此。电梯加装成功,这是居民自己参与办成的事,情感上是自豪而满足的。

旧楼加装电梯的成功与否,考验着社区居民对公共事务的参与度。然而在现代社区,每户家庭都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住同一栋楼里,可邻居间居然可能都不认识。如果不能“重塑团结、重塑信任、重塑认同”,不仅是加装电梯,小区任何一项公共事务都不可能达到最满意的结果。

57岁的黄惠冰是严立强的邻居,她和老严都是这次加装电梯的居民代表和召集人。早在五年前她就有加装电梯的想法。2014年看到旁边楼宇的电梯已经运行了,黄惠冰着急了:别人成功了,我们为什么不做?

为了达成共识,接下来两年,她不断地上门做工作,很快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六楼以上的五户人家一起参与进来,他们还形成明确的分工,有人管钱,有人负责申报安装。

而不易产生信任感的,恰是高低层住户之间,要想化解利益冲突,唯有真诚地进行沟通协商。“二楼有一户不同意,我们找他们聊天,他们希望电梯外墙是玻璃,不影响他们采光,我们就顺应他们要求去做。”黄惠冰说,社区设立了“居民议事厅”,他们为此一共开了四次会,街道办城管科、电梯公司、工程队、居民代表都在场,开诚布公地讨论问题,寻求问题的解决办法。

加装电梯不仅没有激化矛盾,反而让这栋楼宇的住户关系更好。黄惠冰说,“我去了几次二楼住户家里,坐着聊天,大家敞开谈了很多事情。可是以前只是楼上楼下打招呼,不会去家里坐。”




回到顶部